暗访沈阳陪舞小姐集散地 揭开色情交易黑幕

2020-06-24  阅读次数:

  一级报料:中街附近有个地下“陪舞小姐集散地”

  6月3日上午10时左右,记者接到一个神秘男子打来的电话,他说:“我今天看见你们报纸头版报道《违章建筑内挖出违章小姐》,我现在想给你们提供一个更大的线索,我不要线索费,只想让你们给这些丑恶现象曝光!”

  随后记者与神秘男子在中街步行街某快餐店见了面。该男子对记者说:“现在中街有一个地下‘陪舞小姐集散地’,陪舞小姐利用中街地跨两区的‘地理优势’,以几个舞厅为落脚点,不定期地循环流动,如果不里应外合很难将小姐‘据点’打散。”当记者问他,“小姐集散地”包括哪几个舞厅时,他很为难地说:“由于多种原因,我不能都告诉你,只能告诉你其中的一家名叫‘金火鸟’,你们曝光这家就行了。如果都曝光我怕你们人身安全受到威胁,我这是为你好。”

  二级报料:伸手不见五指的休息室可以进行“交易”

  6月5日上午10点30分,记者一行两人来到位于中街步行街上的“金火鸟舞厅”。买了一张5元门票后,就进入舞厅。舞厅内光线十分昏暗,一对对男女互相紧抱着、跳着特殊的舞。舞厅的进门处还站着一排陪舞小姐,昏暗的灯光中只能看见她们暴露的衣着,根本看不清她们的脸。

  在黑暗中,记者发现舞厅深处有一个休息室,休息室门前有一个吧台,当记者想进入休息室时,吧台内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阻止了记者。记者问:“为什么不让进?”此人蛮横地说:“别多问,你找打啊!”当记者还要说话时,一个年轻男子把记者拉到一旁,他说:“朋友,一看就知道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看你挺斯文的,告诉你一句好话,别瞎走。”记者拿出一只烟递了过去,然后问道:“大哥,你给讲讲这里面的事儿。”年轻男子说:“老弟,明告诉你,休息室想进去要交20元的茶水钱,那里面都是沙发床,如果你和陪舞小姐谈好了,可以到里面进行‘交易’,‘交易费’50—200元不等。”

  三级报料:我们根据行情,游走在“三角洲”

  为了继续了解舞厅内的黑幕,记者与一个陪舞小姐聊了起来,但是陪舞小姐表示“聊天也要给钱”。据她讲,她名叫王微(音),是黑龙江人,做“陪舞”这行半年多了。她告诉记者,中街陪舞小姐们每天都在“帝都舞厅”、“彩雍舞厅”和“金火鸟舞厅”之间流动,因这三家舞厅呈三角形分布,所以又被称为“三角洲”,如果有一家被公安机关查了,陪舞小姐们就流向其余两家,平时小姐们还会根据行情,不定期地在三家舞厅内流动。当记者还要继续了解时,王微说:“你跳舞不,不跳我就走了。”但刚要走,她又转过身来看了记者一眼说:“小老弟,你这么年轻上这地方混啥,这里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。”为了取得她的信任、进一步套出内幕,记者佯装痛苦并编出一大篇失恋以及心情不好的谎话。并给了她50元钱,她接过钱后说:“我今天可捡了大便宜,你给我个电话,我以后有空时给你解闷儿。”